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唐双龙后传
大唐双龙后传

大唐双龙后传

大唐贞观元年,李世民在寇仲、徐子陵、拓锋寒、侯希白等人的帮助下,于玄武门发动突袭,消灭了阴谋反叛的李建成和李元吉。同时也将江湖上最大的威胁——阴葵派瓦解。起义成功后徐子陵等人功成身退,带着自己心爱的伴侣过起了悠哉的隐居生活。李世民也登基作了皇帝,天下似乎平定了。然而……深夜,在长安城外一处僻静的树林中,两个女子正在激烈的交战着。二女都是身穿一套白衣,其中看上去大约20岁左右的女子赤着双足并没有穿鞋,手中一对短剑上下翻飞,以自身为轴旋转,发出汪汪蓝芒,带着「兹兹」声化破虚空,挑向对面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大的女孩,同时说道:「太师伯,你还是放弃吧。
  我们已经不可能在胜过慈航静斋了,您还是放弃吧。婠儿也发了毒誓,退隐山林,不可能帮您了。」女孩笑道:「那是你和你师傅无能。只要我赤月出手,决不可能失败。」只听「秫」地一声响,赤月手中的长剑荡漾着激扬的剑气似缓似快地向婠婠刺去。
  这一剑剑式平凡。身在局中的婠婠却是另一种感受。长剑一寸寸地接近,气势越来越强。婠婠感觉到只要自己一退让,后面需要迎接的必然是排山倒海的攻势,于是欺身向前,两条天魔飘带突然射出,拂向剑尖。接着借一拂之力向后飘退,避过了强劲的剑势。赤月的剑被若有若无的天魔劲荡了开去。
  不等婠婠定住,携着一剑之威的赤月又剑前人后地向这阴癸派最超卓的当代传人攻去。
  这一剑尤胜第一剑,剑未至,剑气已将婠婠笼罩其中。仅就劲力而言,这一剑已经超越了宋缺或宁道奇,而婠婠也展现了她超凡的实力。只见她玉足轻点,整个人飘然退后,然后借着与树木相撞的反弹之力,箭矢般地迎向婠婠。
  乌黑的头发有如毒蛇般,四向飘扬,犹如魔女下凡,无比诡异。四周一点风也没有,令人窒息。天魔飘带射出,点中长剑。两种劲气想撞,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赤月俏脸微红,长剑疾挥,发出道道剑气,乘着婠婠劲力被阻的当儿,罗袖挥出,一道黑影向着婠婠急速射去。
  婠婠以为赤月扔出的只是一件暗器,不以为意,腾身而起,半空之中,手腕微抖,天魔双刃幻化出千百道幻光,刺向赤月。不料那黑影似有灵性一般,空中变幻,急转掉头,仍闪电般向婠婠扑去。婠婠促不及防,被黑影钻入裙下。
  只听「滋」的一声,婠婠感到一根棒状物穿破自己的裘裤,深深的插入自己的蜜穴当中,更夺走了自己的处女之身,「啊!……痛啊……不要……」破身的疼痛让婠婠尖叫了一声,顿时气力全消,从空中跌落下来。
  就只这一眨眼的工夫婠婠就疼得全身脱力,些许的动作都使得她浑身轻颤,整个人松软无力的趴在地上,此刻她只是希望这是一场噩梦,期望这梦能早点结束,这时赤月走到她的身边,先制住她全身的功力,然后撩起她的裙子,脱掉她的裘裤,紧紧盯着婠婠的蜜穴说道:「哇!你的浪穴真是紧的很,把我的宝贝好紧啊!」婠婠又羞又愧又气又恼,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想开口又疼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也就在此时,那根留在婠婠体内神奇的棒状物发作了!它开始运动,似乎它也知道婠婠是绝代美女,它干得非常出色。伸缩探底,左右摆动,甚至带起了振动。
  这样的刺激,是女人又怎么忍得住?随着一阵令全身酥软的快感从阴道渗透至全身,婠婠既感到兴奋又感到恐惧。这是怎么了,我,我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该死!
  赤月这时说道:「原来传说中的‘御女神具’如意探穴棒这么厉害的!呵呵,婠婠,你好好享受吧,这东西是我们圣门的宝物!叫做如意探穴棒,被它盯上的女子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它的追插。一定会被它插到你的阴道,一旦插进你的阴道里,它就可以判断你那里面的深浅,而自动伸缩将阴道填充满满,而且在你挣扎的时候,会上下左右的摆动刺激你,非常神奇。这可是我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找回来,专门对付你和慈航静斋那些贱人的宝贝!你身体条件那么好,应该可以对付的。呵呵……」听到这些话,婠婠感到一股失望油然而生,加上阴道那强烈振动的探穴棒刺激她生出的兴奋也令她丧失了斗志,她眼睁睁地看着赤月聊起自己的裙子,一动也不敢动!她知道双腿不夹住的话,蜜壶就会倾出蜜液来了。
  这会令她更窘迫更无地自容。这种念头令她忘记反抗,紧紧地夹着双腿。
  赤月伸出手轻佻地在婠婠嫩薄的脸上抚摸,婠婠又羞又怒道:「拿开你的脏手。」赤月笑道:「婠婠的粉嫩脸蛋真是吹弹得破,难得一摸啊。」玉手顺着脸庞滑到颈部,又按到挺耸的胸脯上,婠婠羞怒交加,一双脏手在自己从未被人碰过的乳峰上肆虐,想要反抗,却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赤月的手在婠婠柔软的双乳上揉捏一阵,从衣襟中探入,触手摸到温暖滑润的玉乳,紧紧握住,婠婠羞愤欲绝,痛苦地闭上双眼。
  赤月双手一分,「咝」一声将婠婠衣襟撕开,露出雪白的胸乳,说道:「婠婠美艳绝伦,让太师伯把你脱的光熘熘好好欣赏一下。」说完,将婠婠胸前衣襟彻底分开,露出坚挺的乳峰。
  随着赤月的动作,婠婠的衣衫被一点点脱下,呈现出无可挑剔的动人胴体。
  脱掉婠婠的衣服后,赤月又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先从里面取出一卷漆黑的绳子,轻笑道:「看到了吗?这可不是普通的绳子,这是圣门至宝之一的缚凤索,世上没有人能凭自身的力量挣开。」赤月将婠婠的双臂背到身后,让她挺起酥胸,眉目含笑道:「人家现在要把婠儿捆起来啦。」婠婠奋力挣扎,怎奈被探穴棒插的全身无力,无法相抗,两条匀称如玉般的手臂被拧到背后,手背相叠,牢牢捆在一起,缚凤索沿着两条手臂外围一道道密密缠绕,直到将婠婠两只手肘绑到到一起,缚凤索在赤月的挥动下继续前行,伸到婠婠胸前,紧贴着高耸的胸脯绕了三圈,在背后将手臂与身体紧紧地固定住,再次转到胸前,在乳房上方并排绑了三道,由于婠婠的胸是属于那种饱满而浑圆的成熟型,赤月用缚凤索在她双乳根部各绑成一个圆圈状,只是稍微有些紧便已令美丽的胸尽现风采。
  那本来就粉嫩得好像水蜜桃的美乳,在细绳的捆缚下显得分外妖娆淫糜。玉山上的两颗熟透的葡萄,尖耸屹立,点缀在两驮棉花肉一般的乳峰之上,更令人喉咙干涸。赤月接着取过一根缚凤索在婠婠胸部上面横过,拉到身后缠到捆绑手肘的绳索上。这样婠婠的上臂将无法移动。然后她又拿出一卷银灰绳索,在婠婠胸部之下横过,绳子两端牢固的缠绕胸部几圈后,在身后也打个死结。
  这个步骤是制止婠婠小臂的移动。银灰色绳索的收缩性很强,赤月用力又大,绳索捆在婠婠身上,已经深陷入肉!可是赤月是不会可怜她的,她用另一段绳子绑在婠婠手腕上,然后向左右围着腰部捆绑,把手腕也固定在臀部这个位置上,然后将绳子两头在肚脐处打个死结。
  赤月又那出一段细绳在婠婠乳房上横着压过,使得那种刺激更甚。细绳横着压在乳头上,敏感的婠婠不由得抽动起来,嘴里也发出哦呀的叫声。赤月不理会,把横着的细绳小心打结后,又拿起另一根,这回是竖着从乳头上压过,绳子两端绑在捆绑胸部上下的绳索上。
  这样,婠婠的上半身就捆好了,仔细看,还真是美!瞧,两肩到腋下的绳子是白色的,配合婠婠下身透明略呈白色的长裙,马上让人联想到,美女的双手如何屈辱的缚在身后;捆绑胸部上边的绳子是黑色,成十字将双乳分割的细绳是白色,八团白嘟嘟的粉蒸肉在月下愈发凸显美乳的魅力;而捆缚胸部下边的绳索曾银灰色,让过度的淫秽增添了一点神秘;紧缚手腕于腰臀之上的白绳,则恩赐给赤月最强的信心──这美女逃不掉了,再也不会防碍我统一圣门,只能任我随意蹂躏!
  捆绑完成后。赤月分开婠婠粉嫩的大腿,伸手抓住」如意探穴棒「,往外一拉。赤月感到探穴棒似乎极不情愿离开婠婠的身体,生出一股紧紧缠绕的力量牢牢地吸住婠婠的蜜穴。
  赤月轻笑,抓住探穴棒边转边抽。这下婠婠更让难过,一双玉腿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纤细的小腰肢一阵轻扭,浑身难过地轻颤。在婠婠颤悠的娇吟声中,赤月终于将变得湿润的探穴棒抽了出来,棒上沾满婠婠的落红和淫水,形成十分怪异的图案。
  随着探穴棒的抽出,一股潮热的湿气升起向上漫出来,像是刚打开的蒸笼,十分的奇特。接着,婠婠的阴道流出大量的淫液,顺着白晰嫩滑的大腿往下流。
  「你的水好多啊!」赤月调笑道。
  婠婠无力反驳,只是羞得玉脸通红。
  赤月拿起剩余的绳子在婠婠的细腰上缠绕两圈。然后汇成一股向下压过丛黑色的阴毛。紧紧的勒进婠婠的肉逢里,几乎看不见了。绳索从后股沟里出来,在后腰处打了个结,然后分到身前把身前的绳子拉成菱形后,又回到身后交缠,再到身前,如此反复,然后拉到了颈后穿过套在颈上的绳圈拉下把双手捆紧,打结。
  这样双手就被高高地吊绑在身后。
  赤月又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项圈,这项圈做得很精致,就像是一件饰品,唯一能区别的是,它有着一个用作系链子的铁环。婠婠将它戴在婠婠的颈上,然后又拿出一对乳夹,环状的,上面还挂个小铃铛,赤月把铃铛夹在妃暄的乳头上,将环套在乳头上然后栓紧,它就会紧密地箍住乳头,使乳头像是要暴出的样子,此时无论怎么拉扯,除非将乳头拉下,否则几乎不可能将它从乳头上分开。
  两个乳夹中间有一根细链子连着,细链子正中是一个稍大的园环,好像也是用来系链子的。接下来赤月为婠婠戴上柱形的塞口物。塞入口里的部分像是男性的阳具,并不长,但足可塞满婠婠的口腔,被剥夺她说话的权力。
  赤月又拿出一副脚镣,脚镣是皮革的,用它系住脚腕,不会对脚腕造成伤害,但它也是用锁来锁住皮扣的,一旦锁上,除了用钥匙外,就只能用毁坏性的工具使它从腿上分离下来,比如锯子,刀具等等,只要是能割开皮革的都行。两腿之间被一根三十公分长的链子连着,也就是说只能用这三十公分的距离来行走,接着赤月抽出一根三尺来长的细链子,在婠婠眼前晃了晃,然后将它扣到乳夹链中间的那个圆环上。
  看着婠婠眼神透出的一丝丝疲惫,最后,她又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件又长又宽的白袍,和一幅雪白面纱。将白袍披在婠婠身上,再将白袍在胸前扣上,戴上面纱,就好像和普通女子没两样。又有谁知道在白袍之下,纵横交错的像毒蛇般的绳索是那样可怕,那样紧密地束缚住婠婠的身体?在白纱之下,是被口塞塞住的小嘴,想说说不出,想吐吐不出,那么残忍那么变态!
  赤月看着捆成一团的婠婠,微笑着说道:「婠婠,你走前面去。不要乱动啊,不然出了意外,后果可是自负。」婠婠受制于人,无可奈何只好颤抖着双腿想站起来,她用膝盖直起了身子,正想用力站起来,下面突然一阵剧痛,啊,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婠婠骇然了:
  「原来这样子会那么痛啊,真该死。」原来婠婠每走一步,那深陷在阴部的绳索就会刺激她的阴部,婠婠已经有反应了,穿过她下体的绳子已经湿了。
  赤月嘻嘻一笑,「原来你不想走路呀,好吧,我就勉为其难抱你一段好了。」赤月把婠婠抱在怀中,「婠婠,我会好好陪你玩的,我们走!」走字一出口,人也立即消失不见,空荡荡的空间中只留下风吹树梢的「沙沙」声和婠婠的乳铃发出的「叮当」声。好快的身法,好厉害的轻功!
  树林又恢复了冷寂,只余唿唿的北风。吹着一片片碎衣服,唿啸而去。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仍然那么安静。
  文字天明时分,荒野外的一条不惟人知道的小路,一前一后两个女子正在缓慢的前行。其中一个是有着孩童般的脸孔,恶魔心思的赤月。另一个当然就是被赤月擒获的婠婠。系在婠婠乳夹链上的细链子从白袍里伸了出来,被婠婠捏在手中。「快点走啊,婠婠……」婠婠急忙摇头:「我已经已经走不动了。」可赤月没有理会地拉了拉链子,虽然用多大劲,即便是这样,婠婠的乳头也痛得让她难以忍受,不由自主地向前快走了几步。
  「别闹了,婠婠,一会儿到我家就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好吗?」然后又拉一下手里的链子。不得以,婠婠只得又向前快走几步。
  赤月一笑,说道:「看来得给你点好处,你才会跟我走啊」。
  赤月把细链子收在婠婠穿着的白袍的口袋里。从包裹找出一件东西在婠婠眼前晃了晃,是一条奇特的丁字形皮革内裤,细细的皮带上连着2条粗细不同的布满突起的探穴棒。
  「啊……真是变态呢,居然要我穿这个……啊!……好挤……」赤月不由分说就替婠婠把贞操裤穿上了,2根棒子直抵她的2个洞洞的最深处。
  「啊……嗯……」赤月念动咒语,2根棒子开始疯狂地震动起来,然后锁上,将钥匙取了出来。
  「没有这个钥匙,就别想摸到开关,也别想能脱下这条特制的内裤。」赤月捏着钥匙在婠婠面前笑着说。
  「好了婠婠,我们也该走了啊。」说完拿出了一个拿了一个末端是一条粗大假阳具的塞口,撬开了婠婠的小嘴,将那条粗大的假阳具部分塞了进去,直抵婠婠的喉咙眼,然后球的部分正好把她的嘴给堵上,两条皮带在脑后一扣,婠婠现在就和帮人口交没什么分别了。
  「呜!!……」婠婠显然对口腔里的异物极度的排斥,脸上的表情极为难看,但是又吐不出来。
  「哼,我就喜欢你的这种表情。好了,我们出去散步吧!」「不……别这样……啊……我这样不能出……出门儿的…」婠婠被赤月半推半拽的拉了起来,像是生病了一般,每走动一步,一迈腿,下阴就是一酥、一麻、一哆嗦。2根探穴棒正无情地磨擦婠婠阴道里的腔肉,每时每刻都在给予婠婠强烈的刺激。强迫她以十二分的努力对抗下体带来的快感。
  走了一段路。行人慢慢的多了起来,婠婠似乎已经习惯了里面的刺激,神色自然了许多。在路上,婠婠挺着那对货真价实的豪乳,颤动着走在路上,引得周围一些男人流连的目光。要在平时,她早就把这些人杀的一个不剩。
  可是今天,婠婠无暇顾及,探穴棒的颗粒正拨弄她的肉穴的腔肉,淫水已经一滴一滴的渗漏出来。当然,除了赤月任何人都想不到婠婠下体的秘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赤月都加大了探穴棒的震动,婠婠竭力地克制着,有时候甚至要停下来以便适应更加巨大的刺激。
  到了将近中午的时候赤月和婠婠来到了赤月居住的小镇,婠婠已经再也无法忍受探穴棒的折磨,她几乎是踮起脚尖走路,汗水把两腮的发梢粘湿,贴在脸颊上。
  「感觉还不错吧?」赤月像戏弄小孩般戏耍着婠婠,尽管探穴棒震得婠婠全身发麻,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泄而出但偏偏又无法将它取出,婠婠又气又恼,但也只能任由赤月摆布,强忍着!
  「自然点,你看,旁边的人都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可别被外人发现才好。」探穴棒已经在婠婠阴道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因为街里人声鼎沸,此时的婠婠努力地夹紧双腿,脸色慢慢泛红,胸部起伏越来越大。稍微注意下就会看到,从婠婠阴道里流出的淫水点点滴滴的滴在地上!
  「婠婠,我们到家了。」赤月终于说道。
  婠婠紧闭双眼,缓慢地点了下头。到了赤月家的门口,赤月将探穴棒的震动用咒语提升到最强。「啊……」婠婠脚下一个趔趄,「呜……恩……」婠婠的呻吟在走廊里回荡,淫水已经顺着婠婠大腿,把地面都浸湿。婠婠用尽力气走进门口,几乎是全身扑到门上。
  赤月看了看滴到地上的水迹。打开门,一把扶住婠婠∶「好了,到家了。」赤月把婠婠扶进了卧室,关上了所有门。婠婠整个人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赤月抱起婠婠,转过她的身体,让她趴在地上,翘起丰满的臀部。赤月走上前脱下婠婠穿着的白袍,只见婠婠赤裸的肉体上除了紧缚的绳索外,还有一条像黑色细皮带的东西,狠狠地勒紧了婠婠的下腹部。「来吧!张开大腿,让我看个清楚。」「唔……」婠婠抓住婠婠的大腿向外拉开,婠婠的私处立即暴露在婠婠眼前。
  黑色的皮革,有如丁字裤般地嵌进婠婠私处的中心。阴毛左右分开紧紧贴住,肉缝部份赤红肿胀,看来皮革陷进得非常深。虽然这样一定相当痛苦,但婠婠的下体却湿成一片,整个皮带的里侧已经完全被淫水浸透。使皮革反映着水光。
  只见婠婠的大腿两侧发光,那是因为肉穴中渗出的蜜液流至大腿的缘故。婠婠的乳头已经硬起,坚挺得非常诱人。使人好想吸吮。不论是那湿濡的下体或是高耸的乳头,都在在显示婠婠确实已有快感。
  「真龌龊,竟然要用这些淫具才会舒服。这种女人非得好好教训一下不可。」赤月说着,把婠婠抱到椅子上,把婠婠的双手紧紧反捆在椅背上,用绳子绕过婠婠的胸部上下捆几道,接着把婠婠的美腿折叠的捆在一起,捆成m型,再把腿捆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捆好后。赤月看着婠婠被捆成的淫荡样子,眼中闪着奇特的光芒,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一只手揉搓婠婠丰满的胸部,另一只手伸向了婠婠的蜜穴……「婠儿,想要我帮你拿出这两根探穴棒了吧?」赤月在婠婠耳边轻声说道,见婠婠难为情地点点头,又接着道∶「那么,要拔来罗?」婠婠又轻点了一次头。
  赤月见状,便解开她腰骨旁的环扣,股间的黑色皮革立刻落了下来。「呜!」婠婠不自觉地哼出声音。黑色的皮革内侧,婠婠的私处露出两根肉棒形状的凸起物。两根探穴棒,从一开始,婠婠前后的穴口就都被这两根探穴棒堵塞住。
  而且,由于受到长时间的刺激而兴奋,她柔软的肉壁正一阵一阵地抽搐着,彷佛在说「再来、再用力一点」一样。「怎样?你现在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什么魔女,而像个求人凌辱的被虐奴隶吧!」赤月握住两根探穴棒,一边慢慢的旋转一边向外拔出。
  「呃……啊,啊……」「住手!」婠婠的心里虽然不断地呐喊,她的身体却彷佛被冻结住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背部中央到下半身都像被麻醉般地刺痛着,只能眼睁睁看着赤月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凌辱。「果然没错。婠婠真是个肮脏的变态女人呢。」赤月说着,伸手到婠婠的下体,将手指戳入。
  「唔……唔、唔……」随着指头进出,咕啾咕啾的声音不断传出,使婠婠更加激烈得摇晃身体、大声喘息。她的乳房不断的晃动,被口塞封住的嘴巴,则自未被封紧的嘴唇边缘,倘流出大量的唾液。
  赤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在婠婠的眼前一晃说道,「这是一个印度僧人送给我的欢喜神油,用在女子身上,不管她是三贞九烈,也会变成荡妇一般。定能叫美丽的婠婠尝到做女人的真正滋味。」小心倒出一些,涂抹在婠婠的两只乳峰上,又倒一些,抹在两腿之间的阴部。
  婠婠身上敏感部位被手一碰,如触电般一颤,先是一凉,随即麻麻的有些发痒,同时感到药力迅速渗透,不一会儿,乳峰之上,会阴中间传来怪怪的感觉,不由大吃一惊,这药力如此霸道,真能使自己变的淫荡不成?
  赤月又拿过一个木架垫在婠婠腰下,使她的晶莹玉体保持水平,将两只形状完美的乳峰握在手中把玩,道:「又软又弹,人间极品,婠婠,看你能坚持多久,只怕不消一天,你就会哀求太师伯帮你了,哈哈。」「婠婠,现在我要用这个棒棒插你的菊穴啦。」「怎么可以!」婠婠反射性地摇摇头。
  「哦,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可就要把你推到门外去了啦,难道你觉得这样出去见人也无所谓吗?」赤月以轻松语气问道。同时取出婠婠嘴里的口塞。
  「啊啊……啊啊啊……不要……」婠婠眼底涌出大颗的泪珠,望着赤月,充满委屈地说道∶「来吧……」「要说请插进来!请太师伯用这根粗大的探穴棒棒插进婠婠的屁眼里来!」「唔……婠婠……请太师伯把粗大的棒,插进来……啊……」婠婠说着,感到无比羞耻地背过脸。可是赤月的眼睛却在一瞬间瞥到,婠婠在说出猥亵言语的同时,肉穴内又噗哧不断地涌出蜜汁。
  赤月拿出一根粗大的探穴棒对着婠婠的菊穴插入。暖和而柔嫩的肉壁,慢慢地迎入木棒的前端。
  「呜……」弹力绵密的肉壁,包起探穴棒向内挤送,湿润蜿咽的肉径往棒头上缠绕。
  「哎呀,真棒,婠婠的屁屁慢慢把玩具吞进去了呢!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呐!」婠婠的双手被反绑于后,捆缚在椅子上。双脚却张得大开被固定在两旁。
  「哎呀,怎么办呢?差不多该是店家送饭的时间了。要不要让婠婠泄了的场面给店家参观呢?」「不要……啊……啊啊!」赤月手上拿着那插入婠婠屁眼中的假阳具。婠婠流着泪用力摇头,刺激似乎反而变得更强烈。
  「啊……啊啊……」被捆住的婠婠弓起身体,全身摇晃颤抖着,她的乳头坚硬地向上胀挺,赤月晓得婠婠达到了高潮。太厉害了。
  「太下流了。插屁眼还高潮,不觉得可耻吗?」「呜……」「算了,看来你也渐渐被我调教成被虐狂奴隶了呐!下次会让你在大街上表演。想一想,自己可以在很多人面前,像刚才一样升天喔!怎么样?高兴地发抖了吧?我也是喔!看到你慢慢有被虐待的自觉,我也好激动……」赤月在婠婠流着泪水的脸庞上轻轻一吻,然后转动椅子。赤月的眼中,映入了婠婠左右大开的白皙大腿及湿透的私处。
  上面的阴毛朝两旁分开贴住,粉红色的肉壁因充血显得十分丰厚。仍然湿漉漉地充满透明蜜汁的部位,还在一抽一抽地大开着口。
  在下方,会让人直唿「好粗呀」的巨大阳具还扭转着挖掘扩张婠婠的屁眼。
  「啊哈……」婠婠晓得自己淫乱的姿态被赤月尽收眼底,婠婠在那天比武之前,都还是童贞之身。她自己也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是以这种方式丧失童贞。
  婠婠忍受不住探穴棒的刺激,不禁轻轻扭动腰部。
  随即肉壁传来一阵层叠叠的微妙感觉,刺激着自己敏感的部位。「啊……啊啊……啊啊……」渐渐狂乱的婠婠不由自主地配合着探穴棒的抽插,发出阵阵娇喘。
  赤月握住婠婠那摇晃不已的乳房,用力揉捏,婠婠的喘叫声便愈加娇甜∶「唔……嗯嗯……啊……啊、啊……」接下来,赤月已完全地将自己当成男性。
  发狂似地,不停用力地抽插入婠婠的体内探穴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婠婠的背部一下子弓起,包裹着探穴棒的膛内紧紧收缩,彷佛是个暗示一般,婠婠也在瞬间抽出探穴棒,婠婠的体内的淫液一口气从她的蜜穴里狂喷而出。婠婠在高潮之后余韵中,晕了过去。
  赤月用邪邪的眼神看着昏过去的婠婠低声说道:「我还有几件淫具,可以令你一试难忘的,你就准备慢慢享受吧……哼……」说完赤月随后走进了婠婠跑进的房间。
  文字寇仲和徐子陵从大唐皇宫拜会完李世民出来,回到住所。寇仲鞋也不脱,往床上一躺,大唿道:「终于完成使命,帮李小子登上了皇位,又打退了突厥大军,一定要和陵少好好轻松一阵。」徐子陵也心情颇佳,颔首道:「是啊,我们好像从来没有享受过完全放松的感觉。」寇仲从床上坐起,皱眉道:「所有的大事都做完了,我突然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好像对将来的生活有些不知所措。唉,都是我们在压力下习惯了,一旦没有了紧迫的压力,好像生活的动力也失去了。」徐子陵没好气道:「你真是受苦的命,我可要从此把握美好的生命,不让每一分钟白白熘掉。」寇仲一把抓住徐子陵的肩膀道:「陵少啊,我是跟定你了,拜托你照顾失去生活目标的可怜少帅吧。」徐子陵心中一阵温暖,彷佛又回到两人少时在扬州城相依为命的日子,候希白走了,跋峰寒走了,很快他们也将辞别李世民,开始新的生活,但寇仲和徐子陵是不可能分开的。
  徐子陵正要说话,突然心中一动,一袭白衣的师妃暄款款进来,色空剑依然斜在背后,永远带着超脱尘世般的笑容。寇仲嚷道:「这下天下太平了,我们两兄弟消灭了魔门妖人,连天下都让了出来。师仙子要如何奖赏我们?」师妃暄白了寇仲一眼转头向徐子陵问道:「子陵,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徐子陵把自己和寇仲要去探索两河源头的打算向师妃暄大致讲述一遍,师妃暄充满智能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大有深意道:「子凌,你是妃暄的山门护法,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去办。你能等我回来一起去吗?」徐子陵问道:「什么事,要我们帮忙吗?。」师妃喧笑道:「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一个月后你到静斋等我消息,可以吗?」寇仲道:「好说好说,那我们兄弟先回扬州看看,一个月后我们去静斋找你好了。」师妃暄突现扭捏之色说道:「这是我师门的心愿,妃暄完成后就要和你们一起归隐山野的。」两人大喜的跳起来。
  徐子陵眼中涌出热泪,哽咽道:「妃暄,我徐子陵一定会等你回来的。一定!」伸出手与师妃暄握在一起。

【完】